dbaaaaa

[周江]大美人鱼(上)

shubniggurath:

换种文风,换个心情,原谅我的大白话和白开水


我决定以后每篇文之前先写一个梗概,这是这篇的:


半人鱼潜入大学,意外与新晋偶像同居,他发展同类的目标是否能够实现?


偶像遇上奇怪的同居人,拼命隐瞒的背后,却是一颗藏不住的真心?


人与半人相互碰撞,不同血液下流动的是否是相同的感情?


夜半鱼叫,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鱼性的解放?


 


 


 


江波涛爸爸是人类,妈妈是人鱼,他是个半人鱼。


江波涛要去上大学了,妈妈舍不得他,就在家里的大浴缸里打滚。


“妈妈,不用担心我。我是不会出什么事的。”江波涛安抚母亲。


“不!”妈妈边打滚边吐泡泡,“不!我不担心你!但你就是不能去!”


“放心,妈妈。”江波涛置若罔闻,“我不会被人发现。”半人鱼和人鱼不同,人类强大的显性基因强势盖过了属于人鱼的性征。江波涛既没有在脖颈两旁生出鳍来,在脸颊、小臂和腰臀等处亦不备鳞片。他倒是有条长尾,不过轻易不会显露就是了。


“不!”妈妈以长尾击打水面。“你不明白!”


“我觉得自己还是挺清醒的。”


“一被人类发现就完了!”


“我不会!”江波涛也忍不住嘶吼,这非他性格,但人鱼血脉里潜藏的针锋相对连亲缘也无可避免。


“你会!我从泡沫里看到了!”


“我觉得您糊涂了。”江波涛说,他匆忙逃离了浴室。


 


 


江波涛收拾行李,爸爸帮他。


“涛涛,你不要和妈妈生气啊。”


“我知道,她的性格就是那样子,没办法变的。”江波涛回答。


“哎,涛涛从小就听话,你妈妈最近排卵期,幸亏你要到外地上学。啊,周泽楷的海报没有收拾进去。”


“爸爸,那几张海报是妈妈的不是我的。”江波涛哭笑不得。


“你不是要和他一起上荣耀大学吗?到时候你去要几个签名再寄回来,保证你妈妈开心。”


“好好好。”江波涛答应下来,乖乖把几张海报夹进书中收到箱里。


 


 


大学门口车马骈阗。荣耀大学虽然排名靠前,收生量一向很少,如今这样的大拥堵倒不像开学,而像是演唱会。江波涛看着一些明显未至学龄的少女和打扮入时的办公室女青年,顿时明白她们是来追击偶像的。校区其他地区场地空阔,江波涛去了操场报名处仍能看到不少校外人员(多数为女性)游荡。他把玩寝室的指环钥匙,尽量避开那些略显疯狂的粉丝。由于他自身极易带来一些湿漉漉的烦恼,江波涛申请入住两人寝室,可惜大学不提供单人间给本科生。


江波涛刚打开行李箱的时候,他的新室友狼狈地来了。


周泽楷并非童星出道,他十五岁时无意被星探发掘,拍了部湾湾腻味经典言情剧,在里面饰演对女主充满占有欲的女主的弟弟,然后一炮而红,成为全国青少女性的掌中宝。有人说,周泽楷之所以能红,全凭一张让人记忆深刻的脸。这基本已是公认的一件事了,因为他毫无演技。


周泽楷的演技差到什么程度呢,有人在网上抨击他的长相,下面一溜的回复:你说什么不好,居然说周泽楷长得不行,你以为他是在靠演技混娱乐圈吗?


平心而论,周泽楷演戏时的动作与表情是有些到位的,奈何他台词功底太差,上百个配音也难救。他是太羞涩了呃,江波涛妈妈说,你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多尴尬。


那时妈妈正缩在浴缸里看周泽楷出道之作的重播,少年偶像对着他法律上的姐姐表白,语调是多次NG后的平静,江波涛觉得妈妈简直开了天眼。他还记得自己同她大声辩驳(“那可是个明星,哪能连话也不会说。”“伊丽莎白的爸爸还是个结巴呢!”)。但现在看来她所言不虚。周泽楷作为一个理应八面玲珑的偶像,面对他的新室友,居然一个招呼也打不出,还是江波涛打破沉默。


“哈罗!”江波涛觉得自己应该热情一些,“我是江波涛,你的新室友。你......是周泽楷对吧?”


少年偶像用低低的声音嗯了一声作为回答,他扯下遮住半张脸的围巾,犹豫着说:“呃......你怎么知道?”


在九月份温暖的秋季开学期里围着围巾带着绵帽来上学但还是被粉丝追得一身狼狈的人用尾巴想也知道啊,江波涛想,但为了周泽楷着想,他还是没说出实话。“我猜的。”


“厉害。”周泽楷真情实感地说,大概他真心觉得自己的伪装天衣无缝吧。


 


 


江波涛本来以为会冒出个经纪人,穿着正经的西装,向周泽楷汇报粉丝大军已被尽数甩开,现已彻底迷失方向,然后帮周泽楷铺床叠被,挂衣理裤,顺便给自己这个室友一张支票,告诉他这世界上有无数种方法能让一个人无声无息地消失,随后自己无声无息地消失,把一间温暖干净的寝室留给周泽楷和受到惊吓的江波涛。江波涛脑补了一大堆,然后就看到周泽楷一个人默默铺床。


江波涛过去帮他。“你的......”江波涛把经纪人这个词吞回去,“父母呢?”


“在家。”周泽楷回答。他挺没架子的,除了话少了点,完全就是个普通人样。对着这位母亲迷恋至极的室友,江波涛纵然巧舌如簧,一时也无法回话。


江波涛一转头,发现周泽楷一直盯着他胸口看,反正他又不是女的,看就看吧。他一低头发现项链滑了出来。江波涛有个珠坠,一直用银链挂脖子上,是江妈妈给他的,洗澡也不摘,就被周泽楷看了个正着。


“怎么了?”江波涛问。


“我也有。”周泽楷回答他,还真从行李里翻出了一模一样的一条。


江妈妈是南海的人鱼。东海珍珠华贵非凡,妈妈说,而东珠比不过南珠,南珠比不过人鱼眼泪碾成碎末的一小撮齑粉。


人鱼聪明得紧,为了防止通货膨胀,他们很少哭泣。但周泽楷是怎么拿到的?


“啊,好巧啊。我的是妈妈送的,小周你呢?”


“嗯......粉丝。”


是妈妈。江波涛想。


 


 


 


江波涛进入大学的第一个晚上贡献给了图书馆,接下来也一样。刚开学的几周几乎没课,他几乎没怎么回过寝室,与偶像室友的相处自然少得可怜。偶尔他会想起那几张夹在书里的海报,却连那到底是哪本书都忘了。


中午刚过去,江波涛刚吃下的食物还在肠胃里打架,许斌就给他来了个电话。许斌和他同系,两人在足球上堪称情投意合,不到几天就混熟了。


“我到管理学教室了,你坐在哪?”许斌在电话那头问他。


“在图书馆。”江波涛没反应过来。


“不是要上课吗?”


“我忘了!”江波涛在心里哀叫不已。


“莫慌。”许斌的声音倒是十分沉稳,“图书馆离一教很近的。”


“没有带书......你帮我占个座,我马上就到。”江波涛匆匆挂了电话,翻到联系人那栏里还没拨出过的一项,一狠心拨了出去。


“喂?是小周吗?......是这样,你在宿舍吗?啊,能不能请你帮我把管理学的书带到教室来?”


当帅哥室友当面把书递给他的时候,江波涛注意到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复杂。江波涛无意深究,他礼貌地邀请周泽楷坐在自己旁边,周泽楷只一犹豫便坐下了。毕竟江波涛没真以为他会答应自己,但不断有女孩子回头朝这边看来时,江波涛察觉也许周泽楷还真的需要个不会觊觎他的同桌。


“今天谢谢你。”江波涛趁着老师回头板书对周泽楷说,附送一个笑容。


周泽楷摇头表示不谢,而后他抿抿嘴,挤出一句:“你......去了哪里?”


好室友不该做人口调查,江波涛差点下意识回了这句,不过他立刻想起自己同周泽楷不过是纯洁的睡在同一屋内话都没说过几句的关系。“我都在图书馆啊。”江波涛回答,“每次我回来的时候你都睡了,我没敢吵醒你。”


“然后每天我起床的时候,你都在睡,我想我也成功地没吵到你。”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呆呆的脸,忍不住笑了。“你不是以为我没有回来过吧?”


周泽楷没有回话,但从他尴尬的表情来看,这大概就是他这几天的想法。


江波涛一副药丸的姿态摇摇头,“不说我了,你这几天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


“呃......在寝室。”


“一直在寝室里呆着?没出去过?”


“不敢。”他的目光紧张地扫过那些死死看住这边的女孩子。


“吃饭呢?全靠外卖?”


周泽楷点头,而江波涛决定在以后的生活中一定要好好帮助万人迷室友。


 






伊丽莎白的爸爸:就是指现任英王的爸爸乔治六世,著名皇家口吃患者




最后没有什么能说的有意思的话,那就随文附赠前两篇文的梗概好了


黑百合秘仪(R18):副手江波涛暗恋他的上司已久,一日周泽楷约他到房中谈话,等待他的却是......


黄柠之梦:江波涛于梦中对一美男子一见钟情,而美男子却早已心属他人!痛失初恋的江波涛是开挖墙角还是另寻姻缘?面对课业与爱情的抉择,他又会选择哪一方?






 (三)  

评论

热度(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