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aaaaa

让专业的来(三)

青山为雪:

3


 


【红字】今天好像在H市看到叶秋大神了!


22L(月中眠):


[图片]


LZ喝完水回来上图了,擦亮你们的眼睛看看这是不是叶秋大大吧


23L(匿名):


还真有图?背影看不太清啊


24L(匿名):


压一头大象绝对是,这炫酷的气场


25L(匿名):


光凭背影没法确定吧


26L(匿名):


叶秋大大的背影独一无二,认不出来的果断不是粉


27L(匿名):


穿着运动服的叶秋大大prprprpr半年不见腰好像变细了prprprpr


28L(匿名):


楼上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他追过来了!”罗辑惊慌道,“那个黑社会!”


“放心吧,不是黑社会。”叶修说,“黑社会哪有他吓人啊。”


来人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抬手把一件东西扔了过来。已成惊弓之鸟的罗辑下意识地想躲,但是叶修先一步接住了东西,顺手塞进了罗辑怀里。


那是他的钱包。罗辑呆呆地问:“你不是抢劫的?”


“不是。”对方言简意赅。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叶修身上:“叶秋?”


叶秋是谁?罗辑在心里疑惑道。


“好久不见啊老韩。”叶修露出了他招牌式的、会令人没来由觉得很不爽的笑容,“你这劫匪气质还真是无往不利,瞧你把我们小同学给吓的。”


“呃,你们认识?”罗辑胆战心惊地插口。


“老相识了,介绍一下,这是罗辑。”叶修拍了拍罗辑的肩膀,又指指对面的人,“这是韩文清,蛋清的清,不是文艺青年的文青。”


“你好。”有着劫匪气场与文青名字的人面无表情地说。


“你、你好……”罗辑哆嗦着回答。他觉得叶修说“老相识”时的语气就跟“这货是宿敌”没什么区别。


叶修把扛在身上的包子掂了掂:“老韩你开车来了没?”


“开了。”韩文清说。他转身就走,叶修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步发现罗辑还傻站在原地,回头招手叫他跟上。


罗辑小跑到他身边,压低声音问:“你打得过他的吧?打不过咱们也可以跑吧?”


“你担心什么,”叶修斜了他一眼,“他真不是抢劫的。”


“上了车感觉就变成拐卖人口了,”罗辑不安道,“情节比抢劫更严重啊!”


“没事,到时候就先把包子卖了。”叶修摇了摇被他扛着的包子,对方还是睡得很沉,“剁了做馅,包成名副其实的包子。”


罗辑哭笑不得,被他这么一打岔倒不太紧张了。不过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等等,你知道包子是谁?”


“他虽然没在H市登记过,但猎人联盟里有他的记录。”叶修说,“包荣兴,代号是包子入侵,我说的没错吧?”


“对……”罗辑脑子里塞满了问号,“猎人?联盟又是什么?”


“一群专业维护世界和平的家伙们。”叶修停下脚步,“我们到了。”


韩文清走在前面,没理会背后两个人的聊天。他的车看起来挺大,棱角方方正正,是罗辑这个宅男不认识的型号。他们先把昏睡的包子塞进后座,罗辑坐到包子旁边,给他系上安全带。


韩文清把外套脱下来,打开副驾驶车门扔在座位上。叶修正要钻进去的时候,两个人若有所感,不约而同地回头看向空无一人的街尾。


“不是异种。”韩文清说。


“我觉得是有人在拍照,”叶修耸耸肩,“之前在街上也遇到一个。”


韩文清皱眉,“拍什么?”


“肯定是在拍我。”叶修不太在意地笑道,“谁让哥玩了大半年失踪呢,话题人物懂不。”


“大半年失踪。”韩文清点点头,“挺得意?”


“……”叶修不知为何感觉脖子有点发凉。他赶紧跳进副驾驶位,砰地关上了门。


韩文清开车的时候不怎么说话。罗辑盯着包子呼呼大睡的脸,没一会就觉得有点头晕,这时候叶修打破了车里的沉默:“罗辑小同学你身体感觉怎么样?裂缝对第一次接触的人影响还是不小的。”


“有点晕。”罗辑实话实说。


叶修道:“那也可能是被晕车害的,老韩你的驾驶技术需要提高啊。”


“是被你烦的吧。”韩文清冷冷地说。


“我怎么就烦了?”叶修不满,“我要是烦的话那少天算什么?”


韩文清:“神烦。”


“……”叶修从前座回头对罗辑说:“头晕的话吃点东西,你看看后座有个暗格……对就是那儿,再往上一点那个把手。”


罗辑偷瞄了一眼韩文清,看他没表示反对,于是拽了拽那个把手。一堆东西哗啦啦地掉到座位上,包括大量真空包装的牛肉干、压缩饼干、瓶装水、一看就不是什么安全物品的密封小金属盒、绷带、还有两把枪。


罗辑目瞪口呆。


“老韩你越来越像黑社会了。”叶修感叹道,“罗辑小同学,枪不能吃啊,快塞回去,”


罗辑手忙脚乱地开始收拾后座。比起关心车里的违法军火,他思考的重点却在前座那两个人的关系上——由此可见他被接二连三的冲击搞得有点思维混乱;他们说朋友吧也不太像,说是敌人吧,这敌人连对方车里食物在哪都知道还真是太敬业了……


这时候叶修手肘压着司机的外衣,正在猛按手机。




【君莫笑】张佳乐同志,你卖的一手好队友


【百花缭乱】你是哪门子的队友,怎么样见着老韩了?打起来没?


【君莫笑】没,但我准备回去打你


【百花缭乱】我擦不带这么迁怒的,当劳资怕你吗


【君莫笑】嗯,决战中山公园吧


【百花缭乱】你不会是被老韩打翻了趴在地上玩手机吧


【君莫笑】反过来还差不多,你今天这么想看我们打架吗


【百花缭乱】不是我想看,你们没打起来才比较奇怪


【君莫笑】我们早就过了一见面就动手的年纪了,张佳乐小同学


【百花缭乱】叶秋小同学,这件事还得问你啊


【君莫笑】问我啥?


【百花缭乱】你刚失踪的时候老韩那个生气哦,我们都以为你干什么事惹着他了


【君莫笑】这个真没。


【百花缭乱】你成天一开口仇恨拉的稳稳的,说不定你都不记得了吧


【君莫笑】肯定没有,老韩不像某些人那么容易被撩菜好吗


【百花缭乱】你说谁容易被撩菜


【百花缭乱】真想决战中山公园吗


【百花缭乱】你怎么下线了


【君莫笑】(自动回复)小花你再这么下去要变成第二个黄少天了[愤怒的小鸟.jpg]


【百花缭乱】叶秋你给我回来!!!!




叶修把手机扣过来,瞥了一眼旁边的人。


韩文清是个标准的好司机,开车的时候不抽烟、不吃东西、不接电话、也不怎么聊天。他目视前方,如果“不经意间恐吓到别人的表情”算是一种表情的话,那他现在就是这个表情——叶修知道他除了气场比较具有威慑力之外,平时其实不会故意板起脸来吓人;大部分人都沉浸在他给人带来的压迫性印象里,根本没法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


叶修倒不在其列。他自认还算了解对方,但他也搞不懂韩文清此刻在想什么。


他回忆了半天,仍然想不起来在哪里额外惹到过这人。

评论

热度(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