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aaaaa

让专业的来(六)

青山为雪:

6


 


丸子吃完之后,俩人又没话说了。


叶修摆弄着他的侦测仪,屏幕上的数字起起伏伏,偶尔还黑屏一下,这时候它就会从里面发出细微的嘎吱嘎吱声,仿佛一台运行到了寿限的老机器正在絮絮叨叨地抱怨。韩文清坐在他旁边,脸上是除了“你很欠打”和“交钱不杀”之外的其他表情——居然瞧着还挺安详的。


叶修就想,他们老对头也当了这么久,真是对彼此再了解不过。例如现在,他知道对方肯定是嫌弃他丸子上芥末放得太多。


“叶秋。”韩文清忽然叫了他一句。


叶修正在那乱琢磨外加感慨过去呢,被他吓了一大跳:“什么?”


韩文清皱着眉毛看他,“你……”


他刚说了一个字,叶修手里的侦测仪就猛地响起了一阵嗡嗡声。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跳起身来,向宿舍楼的方向冲了过去。


甚至不用跑近,他们都已经看到了夜幕下从楼顶上一掠而出的巨大白影。这是只呈现在猎人们视野中的壮观景象——它像被不断拉伸的多孔奶酪那样覆盖了半个天空,然后猛然从中间一分为二,向两个不同方向飞离。


叶修立刻跟着其中一个的方向追赶过去。他能听到背后韩文清远去的脚步声,两个人默契地选择了不同的目标;连对视这一环节都省了,他们总是知道自己以及对方准备干什么。


“按着我说的开!”叶修在校门口拦了一辆计程车,跳进去喊道。


虽然这个家伙穿着一身奇怪的运动服,还拿着把长柄伞,但是司机并没有露出什么特别惊讶的神色:“去哪儿——你这是赶着干嘛?”


“往前往前。”叶修飞快地按动侦测仪,一边对照上面的数字一边说,“正追女朋友呢,给力点儿让咱早日脱团啊。”


“嘿,这么回事啊!包在我身上!”司机是个妹子,她豪迈地一拍方向盘,“保管你女朋友跑不了!”


她一踩油门车就冲出去了,叶修的咣当一下砸在靠背上。


事实证明这个司机尽管热心到有点犯二,技术还是很不错的。白影在天上飘飘悠悠地飞,他们一直都没跟丢,但是叶修不断地察看侦测仪上的波动值,渐渐感觉有点不对起来。他发现,那向两个方向飞走的白影应该不是两只异种,而是同一只的两部分——这意味着它们迟早会合二为一。


果然,在绕了十五分钟的圈子之后,天幕尽头飞来了另一片白影,叶修眼睁睁地看着两朵棉花糖似的玩意融合到了一起。下一秒,他们前方的路口猛然冲出一辆车,把他们硬生生别在了红灯后面。


“……”叶修凝视着韩文清那辆车的尾巴。


“怎么你看到女朋友啦?”司机看他一脸纠结,忍不住问,“可我看前面那辆车里的是男的啊?”


叶修:“等等?”


“这年头的年轻人哟。”司机啧啧感叹了两下,“找黑社会当男朋友,胆子挺大嘛。”


叶修:“……”这位大姐你脑子里都装着什么啊。


没等他反驳,司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燃了起来:“等着瞧!就算是黑社会也不能在计程车司机面前耀武扬威,这就给你追上他!”


“那你就追追看吧……”叶修木着脸说。


现在已经是半夜,市区街道上还有不少车,比这更造成干扰的是不走人行道的路人,有一些明显已经喝到神志不清了。在这种路况间穿行时,司机居然真的一直咬在韩文清的车后面,让叶修忍不住在心里给她打了个高分。


“成了!”司机高呼。


在韩文清的车匆忙躲开一个唱着山歌跑到马路上的醉鬼时,他们从旁边一举冲过了黄灯,把对方甩在了后面。司机大笑三声,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光顾着和他比快了……你是要追上他的车吧?”


“不是不是。”叶修随口胡扯道:“我们是打赌,赌谁先到一个地方,大姐你就继续开吧!”


侦测仪上的数值越来越高,白影也渐渐停了下来。最后转过一个街角时,叶修看到它飞快收缩形体,嗖地钻进了一栋建筑的窗户里。


异种从出现在世界上,到给人带来危害,中间会经历一个过程。首先它需要从某个不稳定的节点钻出来,然后寻找到附近适合它停泊的地方,再展开它本身的裂缝。最后这个过程,猎人们一般称之为“抛锚”——罗辑和包子在今天下午,就是一直追到了那只鼻涕六型的抛锚地点。


这次的白影还不能分清楚种类,但是抛锚的位置倒是确定了。叶修匆忙付了钱下车,这个地段还挺繁华,街上仍有不少人在晃荡;总而言之,不适合在众目睽睽下沿着墙壁一路飞上去。


类似的情况猎人们都自有应对,无论是民宅还是商户,都有五花八门的解决方式。不过这次看起来更方便一点,那栋抛锚的楼是家不大不小的旅馆,门前的氖灯牌子明晃晃地挂在那儿,叶修推开门就进去了。


他完全没注意到那个灯牌是粉红色的。


接待的姑娘看起来很热情,叶修回想了一下白影消失的位置:“你们五楼,从北数第三个房间现在还空着吗?”


面对他古怪的要求,前台并没有什么异议,去查了查之后告诉他:“是空着的,房间521号。”


叶修登记完毕就冲进了电梯。他没看到的是,他前脚进入电梯间,后脚韩文清也来到了前台。大厅另一头的电梯门缓缓合上,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韩文清确实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红白色运动服外套。


“先生您……”前台妹子哆嗦了起来,“有预约吗?”


韩文清想了想:“我和刚刚那个人一起的,他在哪个房间?”


“我、我们不能透露客人的信息……”前台妹子在颤抖中努力坚持。


“我们确实是一起的。”韩文清说,“他叫叶秋,生日是五月二十九日。”


“先生你、你可以直接去问那位客人。”妹子虽然感觉他念名字的发音有点奇怪,但没想太多,“就算你认识他也说明不了你们是一起来的,你知道我们必须为客人的安、安全考虑……”


韩文清觉得她的语气有点微妙,不过一时间也管不了这个了。他看柜台边没有其他人,从衣袋里拿出一本类似证件册的东西飞快在她眼前一晃,又重新塞回了口袋里。


“521间。”前台恍惚地说。


韩文清立刻走向大厅侧面,看到电梯停在顶楼,他索性顺着楼梯跑了上去。


这并不是他以前会做的事情。按照他们两个人一贯的竞争方式,后来者很少会去介入那个抵达的人对异种的狩猎。


但习惯就是用来打破的,韩文清想。然后他加快了脚步。




========


【猎人小课堂】(本段与正文情节进程无关)


罗辑:(临时上架的主持人)今天做客小课堂的嘉宾是小事情——不对是肖时钦先生!他为我们带来了猎人生活中的一个常用小技巧,让我们欢迎他!


肖时钦:为什么你也会叫错成小事情……谢谢大家,我很高兴能到这个节目做客。听说这是叶秋组织的?


罗辑:是的,他还说你欠他钱没还。


肖时钦:按他的说法联盟所有人都欠他钱,小同学不要相信他。嗯,我们今天来介绍一个猎人的技巧,叫做“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


罗辑:听起来很长,而且不像是个名词或动词啊。


肖时钦:这是基于它的作用的称呼,学名已经被广大群众遗忘了,也许只有张新杰才记得。这是一个法术类的技巧,作用是可以一定程度上让普通人将你的怪异举动视为正常。


罗辑:这个听起来很有用!像戴着大号医疗口罩上街,或者只穿胖次奔跑都是可以的吗?


肖时钦:戴着口罩这个在范围内,只穿胖次就在它的范围之外了。说到它的作用范围,让我们来看看几个例子——(屏幕上出现叶修穿着运动服走进校门)比如这样混在大学生中间进入学校,(叶修对司机说去追女朋友) 像这样提出有点奇怪的要求,(叶修问前台某层楼某个房间的号码)或者问出一般人会觉得怪异的问题这样,都在这个技巧的应对范围内。“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可以让普通人认为你的行动顺理成章,即使它们可能微妙地不合常理。


罗辑:大概明白了。它是即时生效的吗?


肖时钦:大多数时候人们会把这个效果固定在一件随身物品上,以应对生活中面对普通人时的各种意外情况。


罗辑:叶修看起来没有带着什么特别的东西嘛,除了那把伞之外。


肖时钦:随身的不止有“物品”啊。


罗辑:……我知道了,是那件运动服吗!


肖时钦:没错,就是那个。时间快要到了,让我们用一条八卦来结束今天的节目吧:据说韩文清的墨镜上也有附着类似的法术,但是一般人在他戴上墨镜的一瞬间就被吓哭了,很少会去注意什么科学不科学的事情。


罗辑:我想起了我的钱包,幸好他当时没戴墨镜。那么感谢今天的嘉宾小事情先生,请期待下一期节目!


肖时钦:是小事情不是肖时钦……不对,是肖时钦不是小事情!


【猎人小课堂·end】

评论

热度(1020)